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8的文章

文化使命 vs. 傳福音

我很常看一個 Blog:Everybody Has a Theology。因為這個 Blog 的主人常常會提出一些我平常不會注意到的觀點,好讓我能夠重新反思自己的信仰,雖然反思後的結果常常都跟那個 Blog 完全相反。

最近那個 Blog 在討論的一個議題是,基督徒是否在種族隔閡上不夠努力,是否我們只著重在救恩,而忘了更多社會不公義、不公平的現象,基督徒是否做的不夠或根本不在乎。

我必須承認幾件事情,基督徒在很多的事情上做的確實不好,我們對於貧富差距、社會不公義的事情發聲確實不夠多,基督徒可以努力的範圍太多了。就像唐崇榮牧師之前一天到晚強調的「文化使命」,就像我那念神學院的朋友念茲在茲的環保等。我們有好多事情可以做,我全部都承認。

但我還是要說:「對基督徒來說,最重要的任務還是傳福音。」

在這裡我不是說基督徒可以任意的污染地球,雖然我和我那朋友對於什麼才是乾淨的能源想法根本不一樣,雖然一堆號稱是基督徒老闆的人還是常常在做破壞環境的事情。雖然我完全不贊同那個 Blog 對同性戀方面的釋經,但我也承認我們需要更有智慧來處理同性戀的議題,而不是像護家盟那樣只有被嘲笑的份。我這裡不是要討論這些事情,而是從聖經的角度來看,我看到的是上帝在乎人的得救遠超過這些事情。

不公義、不公平,所有的事情都是從「罪」來的。這才是上帝主要對付的對象。所以在看重種族問題、環保問題、貧富問題等時,不是說這些不重要,而是救恩和福音更加的重要。

當然我必須提出一節很可怕的經文:

太7:21-23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不是受洗的人都是基督徒

救贖的代罰理論真的不公平嗎?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代罰理論是最純正的福音信仰?」多看了幾篇文章,可以很明顯的看出該網站的作者不喜歡救恩的代罰理論。

Well ... 先說明一下我的立場,我贊同「代罰理論」。耶穌基督是為了我們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滿足了上帝公義的要求。我不否認該作者比較偏愛的得勝說是正確的,但我認為基督的死是替我們的罪而死,而他的復活則顯明基督的得勝以及基督徒可以藉此有新的生命。對我來說,這是一氣呵成的,我就搞不懂為什麼該作者硬是要把基督救恩的大功硬是切成兩半,堅持比較中間的差異。其實「保羅新觀」在我看來是同樣的事情。我不否認保羅新觀有提出一些過去我們忽略的內容,只是過度強調以致於忽略原本稱義的意義,難道非要用對立而非擴展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嗎?
不過我主要要回覆的對象是該文章所引用的東正教牧師的護教講道文章。我覺得裡面的內容很多是很不恰當的。以下會逐點條列東正教牧師的想法(中文翻譯以該篇 blog 為主)以及我個人的回應:
1. Penal substitution compromises the deity of Christ and puts a rift in the Trinity
代罰理論要麽妥協了基督的神性,好像他不是完全的神,要麽把三一的神解釋得各有一套,基督替人對付了父神的不合理要求,而不是心思、目標、情感和聖父一致的三一神。

我的回應:這就是我覺得最莫名其妙的地方。什麼叫作不合理的要求?在上帝有不合理的事情嗎?上帝定下了公義的法度,聖子也成全了救恩,這不正是一整套的計畫嗎?
2. With penal substitution, God is bound by necessity 代罰理論把神放在一個受限於某個道德律的地位,而不是有至高的主權。比如如果我一犯罪,神就不得不懲罰,好像我可以掌控神的作為,好像祂不能隨意饒恕。更有甚者,有人爭辯說上帝根本沒有義務救我們,祂必須刑罰犯罪的人,好像那就是公義。神首先是這種必須懲罰過犯的公義,而不是慈愛。
我的回應:如果這叫做限制,那上帝被限制的東西可多了。提後2:13 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類似的經文還有上帝不能說謊、上帝不能試探人等。上帝的全能是憑己意行作萬事(弗1:11)。上帝是公義的,所以人不能到上帝面前,但上帝也是慈愛的,所以祂預備了救恩。當這位牧師硬是要分先後的時候,卻忘了上帝是超越時間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