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7的文章

如何在 Chromebook 當中移除 SSH 的 Know_Host Fingerprints

最近買了一台 Chromebook,想試試看自己可不可能利用 chromebook 來處理日常生活的所有工作,當然電動不包含在內。目前看起來使用似乎沒有問題,何況也逐漸支援 android app,可以做的事情應該是越來越多了。

今天要記錄的是如何移除 SSH 連線的 Known Host Fingerprint。當已知客戶端的 fingerprint 遭到變更時,會出現下面的訊息:

@@@@@@@@@@@@@@@@@@@@@@@@@@@@@@@@@@
@ WARNING: REMOTE HOST IDENTIFICATION HAS CHANGED! @
@@@@@@@@@@@@@@@@@@@@@@@@@@@@@@@@@@
IT IS POSSIBLE THAT SOMEONE IS DOING SOMETHING NASTY!
Someone could be eavesdropping on you right now (man-in-the-middle attack)!
It is also possible that a host key has just been changed.
The fingerprint for the ECDSA key sent by the remote host is
d6:be:12:7e:22:23:c3:e1:56:30:d6:cd:65:b7:ab:42.
Please contact your system administrator.
Add correct host key in /.ssh/known_hosts to get rid of this message.
Offending ECDSA key in /.ssh/known_hosts:7
ECDSA host key for xxxxxxxxxxxxx.yyy.au has changed and you have requested strict checking.
Host key verification failed.
NaCl plugin exited with status code 255.

在 Linux 底下的處理十分簡單,打開 ~/.ssh/known_hosts 的檔案並刪除第7行即可。問題是要如何在 chromebook 裡面該如何做呢?…

信仰反思

今天看到一篇挺有趣的文章,或者應該說值得讓人深思的文章。首先把連結放在下面:

6 Heretics Who Should Be Banned From Evangelicalism

標題的中文翻譯應該是「六個應該被福音派拒絕的異教徒」,猜猜作者列了哪六個人?答案如下:

C. S. Lewis
理由:Lewis 相信其他宗教的人也許也能夠得救(不過作者沒給說明,我又跟 Lewis 不太熟)。第二點是 Lewis 不接受「代罰」的贖罪論。Martin Luther
理由:馬丁路得不相信「聖經無誤」。雖然作者給的例子蠻爛的,是用聖經中的死亡人數來說明馬丁路得不相信真的死了這麼多人。ST. Augustine
理由:奧古斯丁不按字面的意思來解釋創世紀第一章。William Barclay
理由:巴克萊相信普救論。John Stott
理由:斯托得認為沒有永恆的地獄,靈魂會滅亡,不然上帝就太殘酷了。Billy Graham 
理由:那些有可能沒聽過耶穌的人也有可能得救。 對於自認是福音派基督徒的我來說,這些問題都很值得深思。問題在哪裡?我認為在於基督徒自以為能夠對所有的問題提出好的、能說服人的答案。我很喜歡聽唐崇榮牧師講道,風趣、機制、還有那種動力,真的讓人看到上帝是如何地重用他。然而,那種「橫眉冷對千夫指」的那種態度,不但造就了一群唐迷,也造就了另外一群的敵人。「難道只有你說的是對的嗎?」這是大部份反對唐牧師的人會發出的質疑。當然不排除這種質疑帶了幾分的情緒在裏面。而這種對立大概可以看成福音派和其他人意見相左時的衝突縮影。

以個人的立場來說,我大部分的議題仍持守所謂「福音派」的立場,但是我愈來愈覺得神其實並沒有告訴我們這麼多。神告訴我們祂創造了世界,但祂並沒有向我們展示細節與內部的詳細過程;神向我們說明世界末日、最後的審判,但也沒有明確的指示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日子到底是什麼時候。在這過程當中,我們有太多可以選擇的解釋方法,不管是「智慧創造論」或是「神導演化論」,「前千」、「後千」、「無千」不同的解釋,我認為基督徒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承認自己的無知,將這些問題歸於「奧秘」,並繼續仰望依靠上帝。 這種方式會帶來另外一個問題。因為每個人對聖經的解讀不一樣,所以在面對問題的處理方式也會因為釋經的立場不同而帶出不同的選擇。就如我和我主日學一同長大的朋友一般,對於教會發展以及對環境保育的態度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