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9的文章

福音是什麽?香港反送中事件的省思

幾個月來,香港地區發生了眾多的示威行動,同時也造成了許多衝突與傷害。衝突的由來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相關的內容可以參考 Wikipedia。說真的,我沒有那麽在意裡面的內容,我在意的是在網路上的言論,特別是來自香港基督徒的言論。我特別在文章的最後放上了兩篇文章來作為我觀察到的現象的佐證,理論上應該以連結的方式提供,不過因為我擔心之後文章會消失,所以我會把文章整個放在本文的最後。其中沉默君的文章稱之A文,馬保羅的文章稱之為B文。下面所述僅是我個人的立場。

福音到底是什麽?用 D.A.Carson 的話來說,許多年前,沒有基督徒會對這個問題有疑問,但現在,這變成是很大的問題。每個人的福音都不一樣 ... 不相信嗎?看看下面這兩篇文章就是了。一部分的人認為,福音是關乎個人得救的,另外一派的人則認為這太狹隘了,應該要包含社會的關懷等。

那我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又想到一個在台灣神學界很有名的「二二八事件」,衝突的雙方是「華神」以及「台神」。起因是「華神」以神學院的名義發表了對「二二八」的看法,以及從神學的角度怎麽看這件事情。偏偏這個神學的角度完全違反了「台神」的神學立場,因此大戰一觸即發。最後在「華神」賴建國院長以教會合一的原則,撤回了這本書的發行,害我一本也搶不到。以個人來說,我超想看看裡面的內容。

說真的,我一直不欣賞台神系統的神學,當然是因為這跟我個人的神學立場有關,這也包含南神以及玉神,特別是玉神。尤其是我看到玉神某位同學的畢業講題居然是「台灣,我們的母親」,細究文章中的內容,根本跟經文八竿子打不著關係,這也可以當作講道 ... 實在令我無言。

但不管有多少衝突,其實最後的問題是,「福音是什麽?」

羅1:16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我認為,耶穌來到世上唯一的目的,就是解決人類罪的問題。而其他社會關懷、文化使命等,不過是基督徒生命的自然彰顯。所以當耶穌的門徒問他說:「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耶穌也沒有回答他們。耶穌在世上也多次提到:「我的國不屬乎世界」。基督徒該不該要關懷社會、國家?要!但那不是所謂的核心。這就是我的立場。
參考文章如下: 康來昌講道:基督徒「沒有社會責任」 什麼是福音?
坦白說,康牧師的這個立場在現今並不太受歡迎,不過這也是我的立場。
所以對我來說,社會、政治,基督徒也應該參與、關心,不過這些不是核心真…

The Intolerance of Tolerance

文章的標題是美國三一神學院 D. A. Carson 的著作,中文的翻譯是「不寬容的信仰」,想當然這是要談信仰的著作,特別是如處理「高舉真理」以及「愛」的問題。卡森教授提到,現在流行的「新寬容」觀念中,「真理」以及「愛」是一場零和博弈。當你高舉「真理」,你勢必把一些人排除在真理之外,而對外面人的「愛」就減少了。卡森教授花了不少的篇幅在處理這個問題,最後的結論是,我們都做不到,因此我們需要耶穌的寶血洗凈我們的罪。而十字架上的耶穌,正是同時滿足「真理」與「愛」的實現。

不過今天要談的不是信仰的問題,而是在真實世界中上演的各樣爭議。

你支持同性婚姻嗎?
你支持核能嗎?
你支持台灣價值嗎?
你支持反送中嗎?
你支持長榮罷工嗎?
...

每個議題我當然有我的看法跟立場,但撇開這一切,這些議題兩造雙方的人真的有在對話嗎?每個派別是不是都高舉著「真理」的大旗在玩著這場零和遊戲?在後現代的時代,在這個只強調自己是主人的年代,不同立場的人該如何坐下來好好地談,闡述自己的理念呢?曾幾何時,所謂的討論,只是叫對方閉嘴,全盤接受自己的看法呢?

「你們基督徒不就是這樣?」
「我的主是如此說的: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大學推甄心得

近兩年擔任系上的大學推甄口試委員,看到眾多高中生的審查資料。第一個想法就是:「現在的學生好可憐唷。」每一個人的資料都一大堆,在學業成績以外,還被要求參加一堆的活動、比賽,看著他們華麗的自傳以及獎狀,我都在懷疑我自己念的私立中學是不是輕鬆多了。

網路上很多人在問,到底學校老師是怎麼看待這些資料的,怎樣寫才能夠脫穎而出。有些人會宣稱大學老師都只看校名,我不否認校名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畢竟我們這些老師對面試者幾乎一無所知,所以刻板印象或多或少一定會存在。但我必須說,每個老師的重點都不一樣,所以只能看看你面試的時候遇到的老師是哪種類型的人。舉例來說,我在資工系任教,有些同事會很看重程式設計比賽的成績,但我個人卻不是很在意,畢竟很多人是近來才學程式以及資訊相關的東西,如果一個人已經 well-trained,那這個學生還要來學什麽。

所以我只能說說我個人最在意的部分,那就是在天花亂墜的審查資料中,到底學生的參與程度有幾分。

講兩個實際的例子。在第一年的面試,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的菜鳥。頭一次看到審查資料我簡直嚇呆了:「挖,現在的學生可以用樹莓派做出一台自動車ㄟ」當下我覺得這個學生真的是超強。可是,面試過幾個人以後,我才驚覺到,這根本是外面公司設計好的套裝教材,照著說明書組裝,一行一行把程式照著打進去就好了。所以之後的學生我看到自動車,我直接問說,那你修改了哪些部分,以及程式控制的原理。不出所料,大部分的學生都答不出來。今年的話似乎教材換成了飲料機,一堆人在資料中說在這個案子中對物聯網產生了興趣。所以我題目開始換成了,你還想做啥額外的功能?要怎麽實作?中間溝通的協定是什麽?如果你真的有興趣,這是你應該會想要去多了解的地方。

第二個例子是有同學說他用 FreeBSD 在管理學校的網路服務,像是網站、Email等。當下我超級佩服他的,一來是我懶得管理伺服器,這種客服電話接不玩的任務,而且還要熟悉系統、網路的架構,配合上經驗的累積,高中三年不知道會成長到什麽地步。第二是我在學校叫學生用 Linux 都讓學生快要半死不活了,結果有個高中生居然在玩 FreeBSD,真是太讚了。當下我給他的印象分數超級高。結果面試當天 ...

我:你有在玩 FreeBSD 阿,請問你架設過哪些伺服器呢?
學生:沒有ㄟ,學長架設的
我:(很正常啊,畢竟學校有歷史了,總不會從無到有)那你在管理的過程中,有遇過什麽樣…

南京東路禮拜堂建堂紀錄

這篇文章純粹作個記錄,因為我小時候一直有件事情不明白,為什麽當年吳勇長老和盧淇沃牧師談好教會建堂的土地問題後(詳見吳勇長老的見證集),居然會冒出和土地銀行的糾紛。下面是蘇義雄長老的紀錄,原始文章在南京堂的網站上

知恩‧感恩‧報恩 蘇義雄 2017.11.19

  1950年美國佩帶聖經會臺灣分會負責人盧淇沃牧師,回應吳勇長老從神而來的異象,將他向日產管理處(隸屬臺灣省財政廳)所承租土地的使用權,無條件讓與許昌街青年團契興建禮拜堂。終於在1953年6月14日建立「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約在同年,政府為管理所有公有土地,乃指定土地銀行成立「公產代管部」(現國有財產局之前身)負責規劃處理,約在1955年公告「凡佔用公有土地者,均可用優惠價格承購所佔有之土地」。同工們依規定進行購地。無奈該基地已於數月前,公產代管部主事者劃歸土地銀行「管有」而喪失購地權。1963年本堂在順服掌權的理念下,與土地銀行簽定兩年換約之租約,且補繳過去十年之租金。

1950年代,本堂周遭甚是荒涼,人煙稀少、交通不便。但弟兄姊妹盡心竭力廣傳福音,主不斷將得救者加給教會。隨著經濟成長,此地區呈現一片繁榮,銀行、辦公大樓等林立,地價揚昇。1980年後,土地銀行提出「拆屋還地」,因前述之情結,本堂不予同意。經多方溝通看似有眉目,但總缺臨門一腳,土地銀行乃於1991年7月31日向法院提出訴訟,多年纏訟後,於1995年5月29日在高等法院簽訂和解筆錄與契約。其後,雙方依契約商討建築藍圖,1998年7月確定後,土地銀行向臺北市建管處申請興建大樓,殊不知捷運局早已規劃,利用禮拜堂之基地(屬公有土地)作為捷運出口與相關設施,以致建案遭退回。在蔣乃辛議員多次協調下,土地銀行決定退出;而由本堂與都發局、捷運局談妥聯合開發案。土地問題在弟兄姊妹迫切禱告及同工們多方溝通下,土地銀行終於將該基地公開標售(標單附上和解契約),亞昕建設公司在瞭解本堂訴求後取得該基地,2011年2月完成共構大樓,本堂依約價購871建坪,再度於2011年10月1日在原址(指擬拆建之堂址,下同)設立「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

  自1995年與土地銀行和解至2011年間,神一步步保守引領,以致聚會人數,同工人數及奉獻上均有非常顯著的成長。再者,1996年前,本堂只擁有原址的地上產權,但之後,在諸多緣由下,陸續購得四處房地產,茲分享如下:

1…

聖潔的上帝、公義的上帝

這篇文章主要是回應下面這篇文章。

同志基督徒和支持同志平權的基督徒,就不把上主的聖潔和公義放在眼內嗎?

作者在本文中,試圖要處理兩個問題,那就是上帝的聖潔指的是什麽?以及上帝的公義代表的又是什麽?首先我們從上帝的聖潔開始。

作者引述了陶恕博士以及陳思豪牧師的看法,分別記錄在下面。

聖經中所指的「聖潔」是指道德上的完美,是一種積極的氣質,包括良善,憐恤,清心,毫無瑕疪及敬虔,聖經每次提到神是聖潔時,都是指神是慈悲,憐憫,潔淨無瑕,又神聖的。用來形容人的時候,當然不是指像神那樣完美無瑕的聖潔,但卻仍是指那種積極的,正面的聖潔或神聖的氣質,而不是一種消極的,表面的宗教虔誠。陶恕博士 「聖潔」的本質意義其實是「分別出來」。基督徒被稱為「聖徒」的時候,並不是指基督徒很了不起很偉大金光閃閃瑞氣千條;是指,基督徒是被「分別出來」歸給上帝。不是因為基督徒很棒所以被「分別出來」;頂多只能理解成,是因為被「分別出來」,所以接下來被要求、期待要有很棒的表現。故「聖潔」若翻譯成「神聖」會更為貼切,因為「聖潔」會讓人注意到「潔」那邊去。(這是聖潔基督徒對自己的第一個誤會)陳思豪牧師 陶恕博士我不太認識,但是古亭長老教會的陳牧師倒是曾在一個朋友的告別式上聽過他的講道。作者進一步的闡述,在聖經中的聖潔,其實代表的是「分別」,是「神聖」,是「屬上帝的子民」。我們不應該把重點放在「潔」的部分。

以我個人來說,我同意這些人立場的前半部。聖潔最重要的定義,在於我們是分別出來,不屬乎世界,乃是屬上帝的子民。我也百分之一百同意,當我們在翻譯 Holy 的時候,翻成神聖是不錯的,也應該比聖潔更貼近。我不同意的點在於:「當我們違背上帝的心意時,我們怎麼敢在上帝面前說自己是無罪的,是屬於上帝的呢?」

來看看掃羅和大衛的例子。當上帝吩咐掃羅去除滅亞瑪力人的時候,根據撒上15章的記載:「掃羅和百姓卻憐惜亞甲,也愛惜上好的牛、羊、牛犢、羊羔,並一切美物,不肯滅絕。凡下賤瘦弱的,盡都殺了。」掃羅到底犯了怎樣的大錯讓上帝如此的生氣?更何況,他還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因為他們愛惜上好的牛羊,要獻與耶和華-你的神」雖然我必須說這怎麼看都是藉口,但聽起來應該沒有很嚴重。可是上帝的回應是什麽?

撒上15:22-23 
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
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
聽命勝於獻祭;
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
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
頑梗的罪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