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分享:亞略巴古的演講

亞略巴古的演說是使徒行傳一篇非常著名的講道。基督徒往往用這段經文來說明上帝的屬性,同時也會參考這段經文作為和外邦人互動的一個參考方式。最近因為團契查經查到這一段,重新思想後看到了以前沒有考慮過的面向,在這邊記錄一下。

徒17:16-34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着急;於是在會堂裏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雅典人和住在那裏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着『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對基督徒來說,保羅這篇講道講的真好,不但講出了上帝的超越性(像是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是金銀石的彫刻),也帶出了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但最近我才注意到眾人的反應:「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不曉得你看到這一段有什麼感想?可能我是玻璃心吧,如果我是保羅,我大概會非常非常的難過,看起來似乎沒有人理會這個福音、這篇講道。這篇被基督…

信仰與理性

很多基督徒是不逛 PTT 的基督信仰版的,因為覺得裡面太多非基督徒肆意攻擊的言論(而且大部分還旁徵博引、滿腹經綸),所以覺得討論那些信仰的問題是毫無意義的,離這種會動搖人心的地方越遠越好。

其實我還挺喜歡看他們的文章的,每一次看他們的文章,就可以對自己的信仰進行一次反思。

演化論,一直被拿出來吵的議題,我想大概不會有吵完的一天吧。那些攻擊基督教信仰的人,他們拿出一篇一篇的學術論文,一樣一樣的考古證據,來證明人是從猴子演化來的,宇宙是能經過大爆炸產生的,他們堅持,要談神話再主日學談就好,課堂上不要講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well ... 連教會中念人類學的人也是採用相同的論調。

我呢?我對於到底該不該把智慧設計論列在科學裡面一點興趣的沒有,我在意的是基督徒該如何看待演化論對神創造主權所進行的挑戰。

科學,講究證據、推導,這是我們從小學的,但,科學能構築所有的一切嗎?我認為「不」。人的理性根本不可能理解上帝奇妙作為。所以,無論證據有多少、推導是不是正確,我覺得以人的理性為根基來進入真理的領域根本就是錯誤的!對基督徒來說,信仰才是這個根基!在信神的根基上,來建構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瞭解,而科學,不過就只是在信仰的根基上朝真理邁進的道路。

學術?學術不過就是信仰的僕人(不管你的信仰是什麼)

基督徒是以信求知,而不該是以知求信!
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

的確,有不少基督徒有崇高的夢想,希望在神所賜下的理性所構築的平台上,與非基督徒對話,試圖向他們證明一些信仰的真理。從過去的經院神學,安瑟倫、阿奎納等眾多大師,到今天為數不少的神學家...但是,這在我看來是不可能的,儘管他們的心志令人敬佩。從伊甸園以來,亞當選擇「分別善惡樹」的果子開始(可別被尼采騙了,那可不是什麼智慧樹),人的理性就已經墮落了,墮落的理性是無法導出真理的本體。

主耶和華如此說。聽的可以聽,不聽的任他不聽,因為他們是悖逆之家

在以科學、理性為基本信仰的現代,基督徒當走的,不是跟他們一樣轉變自己的根基,乃是要持守那顆神所賜下的信心。

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如何將Linux打造成OpenFlow Switch:Openvswitch

我弟家的新居感恩禮拜分享:善頌善禱

如何利用 Wireshark 來監聽 IEEE 802.11 的管理封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