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分享:亞略巴古的演講

亞略巴古的演說是使徒行傳一篇非常著名的講道。基督徒往往用這段經文來說明上帝的屬性,同時也會參考這段經文作為和外邦人互動的一個參考方式。最近因為團契查經查到這一段,重新思想後看到了以前沒有考慮過的面向,在這邊記錄一下。

徒17:16-34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着急;於是在會堂裏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雅典人和住在那裏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着『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對基督徒來說,保羅這篇講道講的真好,不但講出了上帝的超越性(像是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是金銀石的彫刻),也帶出了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但最近我才注意到眾人的反應:「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不曉得你看到這一段有什麼感想?可能我是玻璃心吧,如果我是保羅,我大概會非常非常的難過,看起來似乎沒有人理會這個福音、這篇講道。這篇被基督…

來自林慈信老師的提醒

最近上班時間都會聽些講道,畢竟塞車實在是太嚴重了一點,也希望女兒可以在耳濡目染之下接觸到正統神學信仰的內容(這個可能太早了點)。前陣子下載了林慈信老師的「章力生神學講座:基督教與(西方)哲學的相遇」,如果不是因為有讀過相關的內容,我想就我一個沒受過哲學和神學訓練的人大概聽不了多少吧。

不過裏面林慈信老師有一個很重要的提醒。林慈信老師說:「被歸正神學吸引的人通常會有兩種發展,一種是愈來愈順服在上帝的主權和帶領之下;另一種則是會離歸正神學愈來愈遠。」這裡林慈信老師所說的歸正神學指得是傳統加爾文的改革宗神學。其實這句話就邏輯上來說就和「動物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人,另一類不是人」一樣毫無意義,但卻讓我頗授震憾也讓我進行了反思。

我開始接觸歸神學是從聽唐崇榮牧師的講道開始,只是為了聽聽什麼叫作講了七八年的希伯來書。聽了以後發現,有好多的問題是我沒有想過的,有好多的經文是我沒有好好思考的,原來當個基督徒不是做一個世人所以為的「好人」外加相信耶穌從死裡復活就好了。我開始對神學以及這個和神學糾纏不清的哲學產生了興趣。插一句題外話,我認為唐牧師常常從哲學的角度切入信仰在現在並不是什麼好方式,因為現在的人愈來愈不讀書,也愈來愈缺乏哲學思辨的訓練(是說我也好不到哪裡去就是了)。被吸引後,開始去讀了神學以後才發現,天啊,這世界上充斥的理論也太驚人了吧 ... 以前許多在教會主日學完全不會被提到、或是被一般基督徒認為是錯誤的理論都有,不是像各種千禧年理論那樣不一定要確信的理論而已,而是像是聖經是不是神的話,因信稱義是不是正確的這些關乎就恩的知識。這些被包裝在學術的外衣之下,雖以神學為名,卻遠離了上帝,把上帝的話當成人類的作品來分析與討論而不以上帝為上帝,這就叫作被吸引進來,卻又被吸引離開吧,而我或多或少,也感受到了有這樣的人存在。

至於我,我只能說:「感謝上帝的保守」。我信上帝,是出於祂的恩,除此以外,我再也想不到任何理由。

弗2:8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

追根究底,耶穌愛我我知道,因有聖經告訴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如何將Linux打造成OpenFlow Switch:Openvswitch

我弟家的新居感恩禮拜分享:善頌善禱

如何利用 Wireshark 來監聽 IEEE 802.11 的管理封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