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分享:亞略巴古的演講

亞略巴古的演說是使徒行傳一篇非常著名的講道。基督徒往往用這段經文來說明上帝的屬性,同時也會參考這段經文作為和外邦人互動的一個參考方式。最近因為團契查經查到這一段,重新思想後看到了以前沒有考慮過的面向,在這邊記錄一下。

徒17:16-34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着急;於是在會堂裏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雅典人和住在那裏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着『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對基督徒來說,保羅這篇講道講的真好,不但講出了上帝的超越性(像是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是金銀石的彫刻),也帶出了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但最近我才注意到眾人的反應:「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不曉得你看到這一段有什麼感想?可能我是玻璃心吧,如果我是保羅,我大概會非常非常的難過,看起來似乎沒有人理會這個福音、這篇講道。這篇被基督…

課綱微調大戰

最近台灣最火紅的新聞應該就是「課綱微調」的事件了,「微調」相關的內容可以參考「【懶人包】課綱「微」調嗎?」。後來也演變出學生到教育部前靜坐,甚至出現燒炭自殺的悲劇。但從在這一連串的事件當中,與其討論「課綱」的內容,我覺得有其他議題更值得深思。所以在下面我紀錄了自己的想法。

1. 歷史有所謂的中性論述嗎?

在課綱的討論過程中,很常聽到有人說:「歷史應該要做中性的描述。」他們的意思應該是指「不要把老師(政府?)的解釋強加到學生身上」,所以歷史紀錄最好沒有任何的褒貶,只單純的紀錄事件,由學生自己去詮釋。這聽起來是非常理想的境界,但有可能嗎?

我不是歷史學者,但反正我不是要參與歷史學術論文發表,而且這裡又是我的部落格,所以就隨我說了。我認為不可能!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喜好、偏愛,會從各式各樣的角度去看事情後進行紀錄,因此要一個人毫無偏見的紀錄歷史是不可能的。第二,我很懷疑語言有所謂的中性辭彙,上過方老師的 GRE 課程,每個英文單字他都可以給你講出十幾二十個同義詞,問題是那些字真的都是一樣嗎?在程度、輕重、褒貶上或多或少都有程度上的差異。該用哪個字是由誰來決定的呢?那如果歷史的陳述不是客觀的話,會造成什麼影響呢?

過去,中國的歷史記載方式是「春秋筆法」、「微言大義」,造成東方世界一種「文史哲不分家」的特性,這也意味著在歷史的陳述裏面,要宣揚一些價值倫理的觀念。這會不會有洗腦的效果,可能會,但即使如此,許多的人還是發表不同意史官見解的文章(如縱囚論),這代表人還是可以在同樣的歷史課本中做出不一樣的詮釋,既然這樣,何苦要追求的一個幾乎不可能達成的中性歷史呢?

2. 政府有調整課綱的權力嗎?

其實這個問題本來應該這麼問:「政府可以強行推動大中華史觀嗎?」之前在節目上聽到高中生說他無法接受自己的小孩(其實應該是說學弟妹比較恰當)接受這樣的史觀,而要接受以台灣為主體的史觀。好,那我們把上面的問題換一下,請問:「政府可以強行推動台獨史觀(或是講好聽一點:以台灣為主體的史觀)嗎?」Well ... 你說呢?這兩個的差異是「對」或「錯」的差異嗎?如果是的話,那還算是中性的歷史陳述嗎?我自己當然有自己的史觀,而且我也不諱言比較偏其中一種,但不管你持怎麼樣的看法,請別忘了對面有跟你不一樣的人。很多批評的人說課綱調整委員不是台灣史的專業人員,別忘了,就站在例外一個立場的人,台灣史應該要放在中國史的概念之下,只單單看台灣反而太狹隘了。

因此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應該是「政府可以主導這個國家對於歷史所持的官方看法嗎?」恩,談課綱太敏感了,我們來談談鄰國的安倍晉三吧,請問安倍晉三可不可以重新詮釋日本在二戰時的歷史,並寫入課本呢?以目前來看中國大陸和南韓都不是很高興,但我們要問的是日本首相能不能主導日本的史觀啊?

我不知道每個人的答案,但我認為按照目前國內的政治架構應該是可以的,這意味著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可以推行大中華史觀,民進黨也可以推動以台灣為主體的史觀。不滿意的話,四年後請好好投票。在政黨常常輪替的情形,很容易產生乒乓效應,造成整個國家缺乏統一整體的對外論述。其實這也是台灣當前的困境。話說回來,各位覺得美國、中國大陸、南北韓、日本、新加坡等地有沒有整體民族性對外的論述呢?

時間不多,以後再說 ...

留言

  1. 不好意思!想請教您,最近剛入手pandaboard es b3 可是在安裝ubuntu 12.04 server過程一直無法成功! 在putty 上畫面一直顯示
    U-Boot SPL 2011.12(Apr 02 2012 -18:13:04) Texas Instruments
    OMAP4440 ES1.1 Bypassing DPLL failed 4a008180
    SDRAM: identified size not same as expected size identified: 80 expected 40000000 OMAP
    SD/MMC: 0
    我的sd card(San Disk SDHC 8GB) 是照著下面網址步驟去做: https://wiki.ubuntu.com/ARM/OmapDesktopInstall#Precise_Pangolin_.2812.04.29_Installation_Instructions 當putty 連接好或重開,就顯示上方錯誤訊息,也已經爬網路!都還是無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可以參考下面的網站:
      http://www.svtronics.com/support/pandaboard-es-b3-developers-guide/

      至於你遇到的問題,網路上似乎也有人遇過:
      https://en.opensuse.org/HCL:PandaBoard

      話說你還真是在奇怪的議題中發出奇怪的問題啊

      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如何將Linux打造成OpenFlow Switch:Openvswitch

我弟家的新居感恩禮拜分享:善頌善禱

如何利用 Wireshark 來監聽 IEEE 802.11 的管理封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