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分享:亞略巴古的演講

亞略巴古的演說是使徒行傳一篇非常著名的講道。基督徒往往用這段經文來說明上帝的屬性,同時也會參考這段經文作為和外邦人互動的一個參考方式。最近因為團契查經查到這一段,重新思想後看到了以前沒有考慮過的面向,在這邊記錄一下。

徒17:16-34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着急;於是在會堂裏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雅典人和住在那裏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着『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對基督徒來說,保羅這篇講道講的真好,不但講出了上帝的超越性(像是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是金銀石的彫刻),也帶出了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但最近我才注意到眾人的反應:「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不曉得你看到這一段有什麼感想?可能我是玻璃心吧,如果我是保羅,我大概會非常非常的難過,看起來似乎沒有人理會這個福音、這篇講道。這篇被基督…

列王記:拿答、巴沙、以拉、心利、暗利

讀列王記的時候,最沒存在感的大概就是下面這五位王了,跟三國演義裏面那些不到三回合就被手起刀落的無名上將差不多,記不得是很正常的。而且因為是北國君王的關係,歷代志幾乎不會有什麼補充的資料。之所以把這五位放在一起 ... 純粹是因為要擴充篇幅的緣故,哈哈。

姓名:拿答、巴沙、以拉、心利、暗利
國家:北國以色列
對應的南國君王:亞撒

聖經記載:
  1. 拿答作王以及下場(王上15:25-28;王上15:31)
  2. 巴沙叛變(王上15:28~王上16:7)
  3. 以拉作王以及下場(王上16:8-14)
  4. 心利的七日王朝(王上16:15-20)
  5. 暗利作王(王上16:16-28)
1. 拿答作王以及下場(王上15:25-28;王上15:31)

現在焦點再回到北國來,耶羅波安死了以後,拿答繼承了他的王位。按照聖經的記載:「拿答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他父親所行的,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他父親耶羅波安犯了什麼罪?複習一下,他父親耶羅波安造了金牛犢,以虛無之神來取代耶和華,惹動上帝的怒氣。其實看到這裡,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耶羅波安的另外一個兒子,那個在神眼前蒙恩卻短命的亞比雅。為什麼亞比雅在同樣的環境裏面,卻能在神眼中顯出善行,而這個拿答,卻在同樣的環境中走了跟父親一樣的路呢?環境或許會影響一個人,但這卻不能當作是藉口。上帝沒有因為拿答沒有個好的榜樣,就減輕他的過犯 ...

環境 ... 最近生了女兒,看著她的臉,我不知道她的未來如何?她是不是蒙上帝撿選呢? 考慮到現今的時代,我該怎麼教她呢?這些和上帝的真理抵觸的價值觀,我又能守護她到幾時呢?說真的,我一點自信也沒有。所以我只能為她祈禱上帝,懇求上帝的憐憫,願上帝護祐她。

2. 巴沙叛變(王上15:28~王上16:7) 

巴沙殺了拿答並奪取了王位,統治以色列長達二十四年,然而他所作所為和耶羅波安、拿答一模一樣,仍舊不肯歸向耶和華。基本上同樣的事情在列王記中不停的出現,也無怪乎很多人(包含我老婆在內)會對列王記這麼厭煩了 ... 

在這裡引起我好奇的,是先知耶戶。耶和華的話臨到耶戶,要他去指責巴殺的過犯。雖然看起來是對巴沙的所作所為進行審判,但又何必派遣先知呢?直接處罰不就好了嗎?可是上帝卻仍舊派了先知去,在我看來,這是上帝的憐憫和提醒。作為一個讀者,實在不覺得以色列有什麼值得憐憫之處,可是在聖經中卻發現有多少先知不停的去和以色列講道,提醒他們所犯的錯誤。神沒有在兩國分裂以後就放棄以色列人,就算他們多次背逆、就算他們沒有聖殿,神還是派了眾多的先知去挽回他們,包含了何西阿、阿摩司,以及舊約神蹟的代表性人物以利亞、以利沙。多少次我都想,如果這些先知在南國有多好,或許南國可以因此而復興。然而我們的神真是大有慈愛的主。

何1:6-9 耶和華對何西阿說:「給她起名叫羅路哈瑪(就是不蒙憐憫的意思);因為我必不再憐憫以色列家,決不赦免他們。我卻要憐憫猶大家,使他們靠耶和華─他們的 神得救,不使他們靠弓、刀、爭戰、馬匹,與馬兵得救。」歌篾給羅路哈瑪斷奶以後,又懷孕生了一個兒子。耶和華說:「給他起名叫羅阿米(就是非我民的意思);因為你們不作我的子民,我也不作你們的 神。

這是我們一般人的反應,然而神從未放棄,就在同一卷書的後面 ...

何2:23 我必將她種在這地。素不蒙憐憫的,我必憐憫;本非我民的,我必對他說:你是我的民;他必說:你是我的 神。


神的憐憫真的是超乎我的想像,而我,又豈能、豈配隨意的說不可能,斷定人家是無法得救的呢?

耶戶對巴沙說:「我既從塵埃中提拔你,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我想我如果是巴沙,我一定會覺得莫名其妙。叛變是我的事情,也是我的謀略,和上帝有什麼關係,是誰立我做以色列的王嗎?不就是我自己嗎?聖經上說:「帝王藉我坐國位;君王藉我定公平。」「凡掌權的都是 神所命的。」可是人卻常常說:「這是我的功勞!」好玩的是,人通常都是把好處、功績攬到自己身上,然後把苦難的事情全部推給上帝。這是人之常情,卻是提醒。回頭看看南國的君王,不也一堆這樣子的人嗎?上帝是萬有的第一因,願上帝的旨意成全。

聖經給巴沙的評語中有一句話很吊詭:「因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一切事,以他手所做的惹耶和華發怒,像耶羅波安的家一樣,又因他殺了耶羅波安的全家。」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這裡,畢竟神不是說:「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這是耶和華說的。」既然這樣,神怎麼可以把這件事算在巴沙的頭上呢? 這種問題就好像猶大出賣耶穌是功勞一樣。如果沒有猶大、耶穌就不會釘十字架,那救恩就無法成全了,所以猶大有恩無過(唐牧師評論這件事情:「如果猶大沒賣耶穌,你和我也會出於自己的私慾來賣耶穌」)。其實,不管人如何憑私慾行事,神還是可以使用這樣的事情來成就自己的心意,然而人卻逃脫不了自己的責任。

3. 以拉作王以及下場(王上16:8-14)

以拉的記載非常的短,雖然我是從第八節一直寫到第十四節,其實當中大部份是心利的記載。看這段聖經的時候,實在有點覺得是用剪下、貼上的方式來撰寫,描述的幾乎一模一樣啊。

對於看聖經的人來說,大概很難想像世界上會有這麼不受教的人吧(但列王記裏面不受教的人還真不少),可是再仔細去想想,這些所謂不受教的王會有感覺嗎?恐怕很難!耶羅波安陷以色列人於罪,問題是,耶羅波安的王國看起來很好啊,耶羅波安做王22年、巴沙的王位甚至還更長到24年啊,這樣看來,行他們所行的似乎沒有不好啊~仔細看看這些王,甚至有不少人被聖經稱讚是有才能的人呢!問題是,神看人和人看人是不一樣的,人看的是財富、權利,以這些來作為上帝是否祝福的標準,但從耶穌的「拉撒路和富翁」的比喻很明顯就可以知道不是這樣。

傳5:19 神賜人資財豐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分,在他勞碌中喜樂,這乃是 神的恩賜。

神所賜的必是夠用,「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所以當看到水晶大教堂的破產,「活出美好」「成就的時刻」這些書籍的時候,我真的捏了把冷汗,我們會不會看到這些外在的美好,而忘了上帝的道,進而像這些列王一樣離開神呢 ...

心利是誰?按照聖經的記載,他管理了以拉一半的戰車。毫無疑問地,以拉一定很信任他。我不知道為什麼心利要背叛,或許像趙高殺胡亥一般,為了自己的權力和地位。但以拉身為君王,更應該要多認識自己的部下,免得所托非人,至終被殺身亡。

4. 心利的七日王朝(王上16:15-20)

描述非常的短,整個心利的王朝只有七天。聖經在這段經中記載:「這是因他犯罪,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這段經文在列王記裏面出現次數已經多到麻痹的地步了(但以色列人還是聽不進去)。令人好奇的是,七天,七天是能夠做什麼呢?我不知道。但是如果配合前面的以拉來看,或許可以看出些端倪。

以拉信任心利,把一半的戰車交給他管理。或許,以拉是一整個不管事,大部分的決策都是心利所做的,包含推動偶像崇拜、使百姓遠離上帝也是。所以神才會追討心利的罪。不過,就算是這樣,神也從來沒有認為以拉是無罪的(王上16:13)。從創世紀以來,人很容易把責任往外推,亞當推給夏娃、夏娃推給蛇,甚至在這推托的過程中還牽扯到上帝。這是人的罪性。擺到現在來看,人的本性依舊。當被指責的時候,首先想到的都是「其他人也是這樣行啊,為什麼他們就可以?」「憑什麼只抓我?」然而在上帝面前,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以拉是王,不管他授權心利的動機是懶惰還是其他因素,他的確是認可並且推動偶像崇拜的政策。

「都是心利的錯!」是的,心利有錯,需要被懲罰,但這不能免除以拉的責任。多少列王記裏面的好王,他們生長的環境還是充滿著偶像、敗壞,但他們總能歸向上帝。

路23:12  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

不管彼拉多如何洗手,聖經並沒有幫彼拉多開托。

5. 暗利作王(王上16:16-28)

暗利起兵討伐心利,之後又擊敗提比尼當上了以色列的王,並且還建築了撒馬利亞城。聖經對他的評價是:「暗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怒氣。」

還是那句話,這樣的評價在列王記裏面並不新鮮,但我在意的是「做惡更甚」這幾個字。到底什麼是做惡更甚?暗利做了些什麼?我不知道,聖經並沒有記載。但可以來推敲看看,當以色列人離開神以後,只會愈走愈遠,從一開始只是雕刻偶像、把偶像稱做是耶和華(耶羅波安的金牛犢,其實已經很糟糕了),到後來連耶和華都不顧了,直接以外邦的神為神,忘記神在他們身上的作為、恩典。但回到原點,主要的原因還是「遠離上帝」。

有的時候想到這裡都會有一陣惆悵 ...從小在教會長大,看多了教會裡的人來人往,有些人是為了工作、家庭、生活、習慣的因素換了教會,這些人對留下的人來說除了不捨以外,就只有抱持著祝福。可是更多的人是因為在教會有些過結(先不論誰是誰非),或是因為外在環境工作的因素,就選擇暫停聚會,至終離開了教會。他們常常說:「我並沒有離開信仰唷,我只是離開人」「這只是短暫的,之後就會回去」,但這些人往往離神愈來愈遠,最後可能成為名義上的基督徒 ...每逢想到的時候,或多或少總有心痛的感覺。回想當時在教會,參加了多少的服事、有一同分享一同禱告,而今這些人安在哉?當我們離開神,只有可能愈走愈遠,願上帝垂憐挽回。

來10:25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是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因著耶羅波安離開上帝,幾代以後,暗利墮落的愈來愈嚴重。聖經吩咐不可停止聚會,不是為了儀式、不是要守什麼規定,而是要保護我們這些上帝的兒女,免得我們忘了上帝離開祂。

寫完了五個王,接下來要登場的是 ...聖經最著名的怕老婆君王~亞哈,雖然是個壞王 ... 但紀錄可多了呢 ... 我的天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如何將Linux打造成OpenFlow Switch:Openvswitch

我弟家的新居感恩禮拜分享:善頌善禱

如何利用 Wireshark 來監聽 IEEE 802.11 的管理封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