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分享:亞略巴古的演講

亞略巴古的演說是使徒行傳一篇非常著名的講道。基督徒往往用這段經文來說明上帝的屬性,同時也會參考這段經文作為和外邦人互動的一個參考方式。最近因為團契查經查到這一段,重新思想後看到了以前沒有考慮過的面向,在這邊記錄一下。

徒17:16-34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着急;於是在會堂裏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還有伊壁鳩魯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雅典人和住在那裏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着『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對基督徒來說,保羅這篇講道講的真好,不但講出了上帝的超越性(像是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是金銀石的彫刻),也帶出了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但最近我才注意到眾人的反應:「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不曉得你看到這一段有什麼感想?可能我是玻璃心吧,如果我是保羅,我大概會非常非常的難過,看起來似乎沒有人理會這個福音、這篇講道。這篇被基督…

當「翟本喬」遇到「國小校長」

按照慣例,先記錄本次的事件。本次參與的角色有3個人,柯文哲市長、國小校長以及翟本喬。他們的言論如下:

柯市長:刪除「台北市各國民小學寒暑假作業實施要點」,廢除國小制式寒假作業。
國小校長:台北市長柯文哲「割錯了盲腸」,我國學子一整年比國外少了三個月自我精進課業,素質堪憂,競爭力下降,都是可預期的結果。
翟本喬:統一規定的寒暑假作業,正是讓我國學子一整年比國外少了3個月追求創新,自我精進課業以外知識的機會。盲腸的確是割錯了,該割的是文中這種思想。

這裡先不管柯市長的政策,因為根據網路上的說法,所謂刪除「寒暑假作業實施要點」基本上是讓作業的決定權回歸到學校身上,我個人覺得挺好的,畢竟是讓第一線的教育人員來按照現場狀況決定,應該是會比讓遠離教育現場的「專家們」做決定來的好。而很明顯國小校長的解讀是「刪除作業」,似乎和柯市長的決策不太相同。當然我不確定按照台灣的制度,會不會因為沒有實施要點就沒有出作業的法源依據這一類的看法就是了 ...

以前小時候放假前都會收到一本作業,內容五花八門,國英數理化無所不包,還有美勞、音樂等莫名其妙的作業。以我個人來說,我到希望整本作業都是數學作業,這樣我大概兩三天可以全部做完。如果是作文的話,雖然很討厭,要花很多時間,但還在能處理的範圍。如果是美勞 ... 哈哈哈,那就麻煩了。那可是我完全無法處理的東西,像是紙雕、燈籠、肥皂彫刻等 ... 每次都想用這些作業跟人家換數學作業,還好有我的表舅出手相助。

對我來說,重點不在乎寒暑假作業,而是學生的學習動機。以我個人當過課輔班老師的觀察,現在學生的學習動機是很薄弱的。要我相信現在的學生會「自我精進課外知識」...老實說,我認為比率是很低的。There is no Royal Road to Learning。學問之途無皇家之路。所以翟本喬認為需要讓學生自主學習、自訂計劃、修習課外的知識,我認為學生不太會去自主自發的追求知識。的確,我不喜歡過去寒暑假作業的出法,但是我認為在小學的階段,逐步引導學生去學習是有必要的。而作業是一種手段,不管是複習、或是去接觸新知,都好。

接下來談談翟本喬所想要割掉的那種思想。很多時候大家都在說,創新很重要,課外知識很重要,但是呢 ... 我很懷疑翟本喬是真的這麼認為的。如果今天有個小學生,利用寒暑假的機會將某個電動給全破了,並且為了造福同班同學,把自己的經驗打成圖文並茂的功略放到網路上,請問這是翟先生要的人才嗎?這個學生具有行動力、並且有興趣動機,可是他或許沒有數理上的天賦,也許無法進入計算機科學領域,長大後或許成為了電玩遊戲的網路主筆,我們的社會願意給這樣的人足夠高的薪水嗎?講空話很容易,像是五育並重、政府不應偏頗、要全方面發展,但是當資源不足的時候,你會先砍掉什麼?這才是價值觀的體現。當我們反課業的時候,應當知道一件事,造成這個現象的不是死板的教育,而是我們願意給什麼樣的人多少薪水。為什麼數理的薪水比文組高,為什麼數學、程式能力重要?不是老師、校長、教育部長決定的,是老闆決定的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如何將Linux打造成OpenFlow Switch:Openvswitch

我弟家的新居感恩禮拜分享:善頌善禱

如何利用 Wireshark 來監聽 IEEE 802.11 的管理封包